<address id="vxj7z"><sub id="vxj7z"></sub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vxj7z">

        <big id="vxj7z"><meter id="vxj7z"></meter></big>

        <big id="vxj7z"></big>

              分節閱讀_64

              作品:《昏嫁(完結 全部番外)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病房的那些小丫頭差了,要是穿上她們的護士服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有人接茬:“是,要穿小一號的那才夠勁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旁人笑罵:“流氓,”又指著樓下說:“你們說的就是那個小藥代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先前那個同事往樓下看了一眼,興奮的連連稱是,繼而眾人全趴在欄桿上咂巴著嘴瞧,陸程禹往下一瞅,看見涂苒正風風火火的往大樓里走,尋常模樣,尋常神情。那天,她仍是沒來找他,這么久一個電話也無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晚上,他躺在床上想起白天的事,忽然開始想象她穿著小一號護士服的模樣,黑暗里,他發現自己可恥的有了生理反應。這反應來的極其迅速,順帶著一股強烈的占有欲,致使他急切地想剝開那件并不存在的護士服,如同剝開一枚嫣紅荔枝的外殼,他知道其中的味道必定鮮美。他想把她藏于身下,聽她在動情之時的低聲叫喚,看她雙頰酡紅,用晶亮的眸子注視自己,只有那會兒,她才是認真而投入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忽然有給她打電話的沖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若是真沖動了,指不定就會隔著話筒對她說:過來吧,我想和你上床。如果真要那么做,他當然會把話說得婉轉些,女人愛聽。只是,他到底沒打那個電話,因為當時除了上床,他就沒想過別的,這樣一來,以后的問題多半不好處理,當小問題變成大問題,麻煩就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,他睡意全無,只得起來拎一會兒啞鈴,順便看看書,但是書也難得看進去,他點了支煙,慢慢吸了一口,將打火機扔回書桌上,聽見打火機撞在玻璃煙灰缸上“!钡囊宦暣囗,他不由嘲笑自己,大概是太久沒正兒八經的交過女朋友,好不容易吃了回葷腥,心里就開始惦記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里,躺回床上翻來覆去的時候,他在枕頭邊發現了兩根黑亮的發絲,很長,微卷。他一時無聊,把它們慢慢繞在自己的右手食指上,一圈又一圈,漸漸地他捏著那幾絲細軟的發圈睡著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隔了幾日,他仍是給那丫頭去了個電話,沒有選在難以忍耐的晚上,而是陽光普照的大中午,他那會兒才忙完,忽然就想著給她打了個電話,如果她正好在醫院或者是附近什么地方,也許他們可以一起吃個午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電話撥出去,單調的信號長音一遍遍回響,很久也沒人接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巧雷遠那天來找他,一見著面,就笑嘻嘻的說:“我才和李初夏一起吃飯了,”他開門見山,“人對你還有想法,這幾年一直單著,你們倆的事,現在就看你的意思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那會兒沒做聲,他從露臺上面往下看,正好看見了那個小藥代,她正站在花壇邊上和人說話,有說有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遠輕輕搡了他一下:“想什么去了,和你說話呢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這才應了句:“我再考慮考慮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遠斜了他一眼:“別考慮了,也該那啥了,女人等不起。人又是這樣的條件,能一心一意等著你,不錯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藥代和人道了別,高高興興的往外走,步伐輕快,一臉的神采飛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想了想:“還是不行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不行,權衡利弊,怎么都行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藥代邊走邊從包里翻出手機瞧了兩眼,停下來又瞧了瞧,末了仍是擱回去,再然后,她出了住院部大門,身影消失在路旁綠蒙蒙的樹蔭下頭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轉身靠在欄桿上:“這事你以后少管,就這樣吧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遠瞪他一眼:“哪樣,我跟你說,你這是不聽老人言,離婚那檔子事我見得多了,好男人不多,好女人也少,好不容易逮著一個,你他媽的還不抓緊點,想那么多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只得照實說:“李初夏這人是挺好,人也單純,就是對感情的要求比較高,我當初達不到她的要求,現在就更不能了,何必害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遠一愣,繼而笑起來:“別扯這些有的沒的……你小子就是又看上別人了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笑一笑,沒答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遠嘻嘻哈哈地問他:“你總得告訴我一聲,那女的是誰啊,我認識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說:“你不認識,已經分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遠又是一驚:“夠神速呀,都沒聽你說過,怎么著就分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直接答:“不合適,不是一路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遠有些整不明白:“合適的就擱在跟前你不要,不合適的你又想著,你真他媽沒事找事兒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懶得多講,瞄了眼手表,“就這樣吧,我一會兒還有手術,你沒事別在這兒呆了,趕緊滾吧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遠也罵了他一句,仍是忍不住問:“誒,長什么樣?有那誰漂亮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已經走去露臺門口,聽見這話便轉身過來,又氣又笑的點了點他:“你他媽才沒事找事呢,滾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傍晚下班,又碰見李初夏,兩人同一部電梯,電梯上人多,互相點點頭打了個招呼,沒怎么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程禹一直記得數年前兩人鬧分手的情形,那會兒才二十出頭,二十出頭的年輕男人總是為自己考慮得更多,又沖動又莽撞,總覺得這世上多少事得等著自己做啊,愛情是什么,有時候很重要,有時候又什么也不是,不能當飯吃不能當水喝更加不是空氣,總之,它也許只是某年某月里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初夏和他提分手的事也不是一回兩回,只是到了最后一次,他開始認真了,或者說是倦了,分就分吧,那么多事要操心,他不想再把精力耗在這上頭。后來過了幾天,李初夏又來找他,一如往常。以往兩人吵架,多數是他去找她,只有少數幾次,沒見著他去她才率先示弱,然后兩人又和好如初,周而復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這一次,他什么也不想說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初夏含淚看著他:“你就一直等著這天是吧,你就一直想和我分手呢,你不說,就是等著我開口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仍是沒說話,他不知道還能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兒最后言語哽咽:“我愛你,永遠比你愛我要多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每想起這話,多少年后,他仍是覺著內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年輕的時候,總是缺少把握幸福和改變困境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欠她的,總不能一直就這么虧欠下去,不如狠狠心轉身走開。也許他這樣的人,原本就不值得她認真對待,他不想虧欠她更多,人情債,最難抵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覺得自己有些兒沒心沒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現在,他覺得那個小藥代才是更沒心沒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也好,兩不相欠,各不相干,生活還得繼續,除了心里難免有些空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空空落落的,猶如三四月密密麻麻的雨,分明已將天空填滿,仍讓人覺得冷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在這樣一個下著雨的清晨,許久不見的小藥代忽然冒出來,她來找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站在住院部頂頭的窗子旁等他,臉上的神情很是肅穆,又像是無可奈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身后,是一窗子的雨,襯著濕漉漉的青灰天色,像是有人提筆往宣紙上淡淡地抹了幾筆,這寥寥數筆,勾勒出一番風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這個瞬間,他心跳加速,猶如雷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這個瞬間,他腦海里閃過不祥的預感,只是這一切不足以遮掩某種愉悅情緒的誕生,它們正從心底驟然地升騰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種認知突如其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待得明白過來,連他自己也覺得驚訝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(全文完)

              恒大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