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vxj7z"><sub id="vxj7z"></sub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vxj7z">

        <big id="vxj7z"><meter id="vxj7z"></meter></big>

        <big id="vxj7z"></big>

              正文 第145節

              作品:《寵你為妻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個姑娘,小小的一團,縮在了一片低矮的灌木叢。她仰著頭,小臉黑一塊,白一塊,哭的可憐兮兮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著自己眼前的這個小姑娘,一種異樣的情緒涌上了心疼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大喊道:“沒有,這邊……什么也沒有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姑娘呆呆的,他轉身走了,她似乎還在哭。他頓了頓腳步,把早上從什隊里帶出的干糧扔到了她的懷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似乎有些嚇傻了,只是呆呆地抱著他扔過去的布包,一動不動。蘇滿樹有些無奈地想,這個姑娘這么呆,真的能逃出去嗎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親那日,他穿上了大紅吉服。吉服是營地里嬤嬤們親手給他們這些成親的將士們做的,歡天喜地,熱熱鬧鬧?墒,他看著營地演武場里站著的那些惴惴不安的姑娘們,心不免去想她們是不是有人是不愿意的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想著想著,就走了神,又回想起那日那個哭得可憐兮兮的姑娘,也不知道那個小姑娘究竟有沒有逃出去?此刻又逃到了什么地方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正想得出神,忽然覺得自己的手臂一沉,似乎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。那人的手很小,力道很巧,卻緊緊地抓著他,要他娶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她要他娶她,他就娶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掀開蓋頭之后,他才知道,原來是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果然是個笨的,竟然連逃跑都沒能逃跑成功,又被抓回來嫁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她想走,他會找機會送她走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蘇滿樹說不清楚他自己究竟是什么時候對南巧動了心的,或許是當初樹林里第一次見她哭,或許是她說他是“好人”,或許是她給他做衣裳,或許是她每天都安安靜靜地等著他從田里回家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什么時候,他對她上了心,甚至對她產生了異樣的想法。他甚至有的時候想要把自己年少時所幻想過的所有旖旎想法,都拉著她一一實踐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蘇滿樹知道,自己是入了魔的,對這個姑娘是入了魔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,她不屬于她,她甚至也不屬于這里,也不屬于西北營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夜里哭喊著叫“南巧”的名字,仿佛南巧根本就不是她。她說,她的名字叫做林挽月。她說,她想要回家,卻已經沒有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猜測著她的身世,猜測著她的故事,卻越猜測月發現,她離他是那么遙遠。他蘇滿樹就是終其一生,也沒有足夠的身份能配得上她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絕望時,甚至想要放棄她時,他自己卻又不舍得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造化神塔。既然她還沒有走,她還留在他的身邊,那么她只要呆一天,他就寵著她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,心甘情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,她說她歡喜他,想要給他當真正的媳婦兒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內心的狂喜,無人能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,他不敢就這么隨隨便便的與她做了夫妻,他害怕她有朝一日后悔,若是她后悔了,怨恨了他,那他該怎么辦?他也害怕她遇到了她青梅竹馬的未婚夫齊王殿下,然后頭也不回地就跟著齊王殿下走了。那樣,他就又一個人孤零零地被留在了這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她卻懵懵懂懂,似乎什么都不知道,甚至都不知道他們兩個人都不曾圓房,還傻乎乎地問他,他們什么時候有娃娃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傻姑娘,真是個傻姑娘,可是他卻已經把她愛在了心窩里,深入骨血,若是有誰把她帶走,對他來講無疑是剜心之痛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暴風雪的山洞里,于他而言是一場意外,可是,他并不愿意錯過這個機會,她羞答答的在他的懷里綻放,他們終于做了夫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演武場里,煙花之下,戰鼓之上,是他年少時旖旎的夢。他的傻姑娘,竟然傻乎乎地毫無反抗,任由他為所欲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他的月兒,他的心肝兒,他的寶貝,她任由他胡鬧,他愿意帶著她胡鬧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月兒,過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巧回頭,看見蘇滿樹坐在床上與她招手。她緩緩起身,一臉莫名其妙,朝著蘇滿樹走了過去,低聲喚他:“夫君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蘇滿樹的大掌一伸,迅速地握住了南巧白皙的手腕,柔聲笑道:“月兒,再往為夫這邊過來一點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巧只覺得今晚的蘇滿樹有些怪怪的,可是哪里怪,她又說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乖巧地又朝著蘇滿樹近了一步,忽然整個人被蘇滿樹拉到了懷里,也不知道蘇滿樹究竟是怎么辦到的,他竟然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用三指寬的黑布,將她的眼睛蒙了個嚴嚴實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巧眼前漆黑,什么也看不見,她有些心驚,不安地喊著:“夫君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蘇滿樹沒作聲,只是把她抱了起來,輕輕地放到了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巧蒙著眼睛,看不見蘇滿樹的動作,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,蘇滿樹的大掌鉗住了南巧的雙腕,她感覺到自己的手腕上,似乎被柔軟的綢布綁了起來,然后她的手腕被舉過了頭頂,綁在了鏤空的床頭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巧此刻開始有些心慌,不安地喊蘇滿樹的名字:“夫君?滿樹?我們……唔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猝不及防,南巧的唇就被蘇滿樹的唇堵住了,堵得嚴嚴實實,她發不出一絲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睛被蓋住,雙手被綁住,南巧根本不知道蘇滿樹的下一步動作是什么,心忐忑又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月兒,”蘇滿樹低聲輕笑:“我們今天來玩點新花樣吧,我們的女兒嬌嬌可還沒有來呢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●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●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圖書由(色色lin)為您整理制作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品僅供讀者預覽,請在下載24小時內刪除,不得用作商業用途;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●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━●

              恒大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