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vxj7z"><sub id="vxj7z"></sub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vxj7z">

        <big id="vxj7z"><meter id="vxj7z"></meter></big>

        <big id="vxj7z"></big>

              正文 第64節

              作品:《嬌公主與莽駙馬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親了親她的額頭,“好!庇诸D了頓,問她:“還生氣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褚清輝愣了一下,才知他說的是之前守夜時的不愉。當時她確實覺得有些失落,不過如今一覺醒來就給忘了,而眼下,閆默親近的小動作,也足以驅散她心的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氣了,我也有不對的地方,應該體諒體諒先生的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我的錯!遍Z默在她唇上親了一口,似乎覺得不夠,又親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褚清輝好笑道:“誰對誰錯,先生也要跟我爭嗎?”眼看閆默又要親過來,她只得捂住嘴,“先生這是怎么了?一下子這般黏人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親在她的手背上,褚清輝抬眼與他對視,那雙眼洶涌而外露的情緒令人心顫。她忽然有些愧疚,之前怎么能夠懷疑他們之間感情冷淡了呢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抽開手,環住閆默的脖頸,主動將唇送上,唇舌相觸之時,兩人都止不住心頭輕顫。褚清輝更是喃喃自語:“我現在才覺得,先生是真的回來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不說話,只將她抱得更緊,整個人攏在自己懷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覺得溫馨,褚清輝突然咽嗚一聲,皺眉咬住了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又踢你了?”閆默撫上她圓滾滾的肚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褚清輝忍耐一會兒,吸了口氣,艱難道:“不是孩子踢我,可能……他要出來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頓時渾身僵硬,血色退的干干凈凈,四肢一下子涼透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褚清輝忍過一陣疼痛,見他這樣,又是心疼,又是好笑,只得反過來安慰道:“沒事的,我聽嬤嬤說過,開始陣痛到孩子出生,還有好長時間。先生去把紫蘇叫來,早前府里都已經安排好了的,紫蘇知道該怎么做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這才回了點神,失魂落魄爬起來,外袍也沒披,光著腳就出去了。他很回來,杵在床頭一動不動,緊緊盯著褚清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褚清輝無奈道:“先生把衣服鞋襪穿上,別受了寒,又叫我擔心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就好似牽線木偶,她說什么做什么,做完了又杵在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一陣痛襲來,褚清輝一時無暇管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手足無措,張了張手,上前將她抱住,只管把自身內力輸給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房外傳來一陣喧鬧,紫蘇叫人將穩婆太醫請來,又讓廚房熱水準備,還命人往宮內傳信。有條不紊地指示完,她才帶著幾個近身伺候的宮女入了臥房。見公主與駙馬抱在一塊,幾人對視一眼,上前請駙馬移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充耳不聞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還是褚清輝忍過了痛,推開他的手,搖頭道:“我沒事,太醫說我如今身體好得很,肯定能夠順利生產,先生不要擔心,也別把內力往我身上送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雙唇緊緊抿成一條縫,定定看著她,半晌才啞著嗓子說:“我在這陪你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褚清輝笑了笑,“哪有男子陪生產的?況且先生在這里,還叫穩婆紫蘇她們緊張,不如去外頭等著,我知道你就在房外,也才覺得安心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幾名穩婆并太醫都趕來了,太醫候在外間,穩婆入內,見閆默還在屋里,一同上前勸導,終于把他勸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出了內室,也沒走遠,只站在房外,如門神般定住不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外人看他鎮定沉穩,實則只有褚清輝與他自己知道,他此時腦已經一片空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多久,宮里也來了人,帝后不能輕易出宮,派了太子前來坐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子行色匆匆,沒了往日的冷靜,一入內院就連聲問褚清輝的情況,得到太醫回話,方定下神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宮人搬來椅子請太子和駙馬入座。太子坐了,見閆默仍在那站著,仔細看過他的臉色,竟能從那黝黑的面色看出一分蒼白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伺候的人來來往往,熱水、剪子、止血藥、紗布、點心,甚至是吊命的參片,都源源不斷送入屋內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從黑夜到黎明,又到正午陽光高照,褚清輝一直壓抑著痛呼,只有偶爾沒忍住,從唇間泄出一兩分。等到日頭西斜,陣通變得更加密集,也更加劇烈,她才低呼出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等,又等到夜幕降臨。宮里早已派人來問過許多次,太子身邊的人也請他去歇一歇。,都被拒絕了。閆默更不必說,一天一夜一直維持著那動作沒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墻之隔的每一次痛呼,都讓外頭等候的人又將心往上提了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子終于坐不住,站起身,急躁地在屋內走來走去,突然止步,轉頭對福喜道:“你去問問公主如何,還要多久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福喜領命,走到房門外,又被太子叫住,“罷了,別去打擾,再等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轉頭看閆默,見他連唇色都白了,勸道:“駙馬不如坐下來等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不知聽到沒有,他此時就如一座雕像,只有偶爾眨動的眼睛,叫人知道,這還是個大活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屋里忽然傳來一聲高昂的嘶喊,太子心頭狠狠一跳,眼前一花,已沒了閆默的身影,他下意識也要跟著沖進屋內,被福喜與兩名小內監拼命攔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房里腥氣濃厚,穩婆正輕輕拍打新生孩子的臀部,想要叫他哭出來,卻叫忽然闖入房內的人嚇了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什么也看不見,眼只有褚清輝雙眼緊閉的臉龐,渾身顫抖,許久才伸出手,怕驚了什么了什么似的,小心翼翼落在她的臉頰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褚清輝眼睫輕顫,慢慢張開來,見了他,疲憊一笑,“先生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閆默狠狠閉上眼,仰起頭,兩串淚滾入鬢角,嗓音暗啞,“我在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恰好此時孩子啼哭出聲,將他的話蓋過,他垂首看向褚清輝,心里又說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在,永遠不再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書由 林真逸冰 整理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附:【本作品來自互聯,本人不做任何負責】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!

              恒大彩票